6,794,525
订阅我们的邮件列表
邮件 :
VerifyCode :
1131118132152.gif1131118132203.gif1131118132131.gif1121130164201.gif1131118132217.gif

News & Events

[ 26-02-2015 ]
蔡智勇:GST加強稅制‧讓更多人納稅減逃稅

(吉隆坡25日訊)財政部副部長拿督蔡智勇表示,我國落實消費稅將會加強國家的稅務制度,讓更多必須繳交稅務的人士也歸納在內,以減少更多納稅人逃稅。

他說,許多國家在落實消費稅的其中一項原因,即是減少商家逃稅,目前為止,我國已有逾34萬名商家登記註冊消費稅,並突破關稅局原本所設下24萬名商家的目標。

消費稅透明完善

“雖然消費稅並非十全十美,但它卻是透明和完善的機制,整體而言,不管是不是換政府,我國落實消費稅肯定能加強國家的稅務制度,使到那些必須繳交所得稅的人也會被歸納在內,這是一項公平的制度。”

他表示,許多國家普遍上在落實消費稅的短期內都會面對種種考驗,包括他們不曉得如何徵收消費稅及操作消費稅會計軟件電子。

他說,關稅局也瞭解註冊商家在消費稅落實後可能會面對文件或會計系統的問題,因此該局也會給予註冊商家更多時間去適應新稅制,並為犯錯的商家提供輔導,以及給予他們寬限期。

“但這並不包括寬容那些特地犯錯、故意逃稅或索取更多進項稅(Input Tax)的人士,若是這樣,關稅局一定會採取法律行動。”

他說,距離消費稅落實不到2個月的時間,大部份商家都是以標準稅率落實消費稅,這項問題不大;但對於雜貨商而言卻會面對零稅率和免稅率的問題。

對付漲價牟暴利商家

他表示,該局已經做好準備,並會援引反暴利法令對付企圖以消費稅為由,但實際上卻是漲價牟取暴利的商家。

他說,目前為止,關稅局並沒有考慮要提高罰款額對付未註冊的商家,而該局所設定的罰款額最高可達致3萬令吉。

“目前較令人擔心的是書籍行業,因為參考書、宗教及兒童書籍都是零稅率,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要怎樣一一區分呢?這個我們還在討論中。”

統考免稅須等胡斯尼公佈

當詢及獨中統考費是否能豁免消費稅時,蔡智勇說,關稅局及稅收局在原則上已經同意並支持獨中統考費能夠豁免消費稅,而且第二財長拿督斯里阿末胡斯尼也已經收到書面報告,目前一切必須等待胡斯尼公佈詳情。

他說,一般上,胡斯尼都會在消費稅落實前公佈獨中統考費豁免消費稅的事宜。

“(豁免獨中統考費)並非因為獨中的關係,而是在教育大原則上,我們希望能夠豁免教育服務的消費稅,包括在小學、中學、國立大學和私立大學的測驗費都能夠免稅,但在專業服務方面卻沒有豁免(消費稅)。”

與業者達共識
中藥無須列清單

至於中藥被排除在消費稅零稅率清單之外的課題上,蔡智勇指出,關稅局要求中藥商清楚列明中藥項目清單,但這卻是很難落實的事情,因為並非每種草藥都會列出條碼。

他表示,在他與中藥業者會面商談後,兩者也達成共識,即是不需要列出所有藥物清單,因為大多中藥都是標準稅率,而且也沒有條碼。

他說,如果中藥清單內是有列入屬於零稅率的種類,那麼這也表示他們在這之前所達成的共識無法繼續,而他也認為,若部份中藥被列為零稅率,這將會出現混淆的情況,包括必須列明必需和不需徵收消費稅的中藥項目。

免稅西藥增至4千種

他表示,至於可豁免消費稅的西藥則會從原本設下的2千種藥品增加至4千種,因為大部份的西藥都有條碼,因此在落實消費稅制度時並不會出現太多問題。

“(為何政府不要將所有藥物列為零稅率?)每個國家在落實消費稅都會採用不同的方式,你看,新加坡並沒有零稅率的物品,全部都是標準稅率,因此這胥視每個地方的情況而定。”

他也說,我國的政府醫院所提供的藥物大多都是零稅率。

他表示,政府目前定下的各類物品的零稅率也可能會轉換成標準稅率,或是標準稅率也可能會成為零稅率,因為消費稅制度是每年必須檢討的制度。

國家總生產力6%
“經濟沒惡化”

另一方面,蔡智勇指出,截至目前為止,政府宣佈我國於去年的國家總生產力為6%,相比世界銀行所估計的5.7%及評級機構所預料的5.3%至5.5%來的更高,這也表示,我國的經濟情況並沒有惡化。

他說,我國的失業率依然保持低水平,即2.8%,而在政府推廣的經濟轉型計劃中,外資對大馬經濟還是抱有信心。

蔡智勇低調辦事
收集資料供黨參考

也是馬華副總會長的蔡智勇表示,儘管外界會認為他與父親丹斯里蔡細歷的作風有差異,但他不感到困擾,並指出他無法改變其他人對他的看法,他能做的就是掌握自己的工作和決定。

“(是否受到父親影響?)我們都是父親培養長大的孩子,在想法方面一定會受到影響,只不過我們必須承擔自己所做的事情。”

“對我而言,我是蔡細歷的兒子?抑或我是蔡智勇?他(蔡細歷)永遠是我的父親。”

一向來在黨內低調辦事的蔡智勇也受委為馬華經濟諮詢委員會主席,他表示,由於他的部門與委員會職務息息相關,因此他常常都是扮演收集資料的角色,再提供給黨以示參考。

“(會否認為自己無法在黨內發揮才能?)我很感謝黨員給予我這個機會擔任副總會長職,只不過我的工作範疇大多都是收集資料,而且也沒有高調的宣傳。”

“(鮮少出席黨內重要會議?)我常常都會出席中委會及黨內一些重要的會議,只不過(時間的關係)沒有出席新聞發佈會。”

也是馬華玻璃市州聯委會主席的他認為,目前最重要的是進行管理分配的工作,並在各州積極推廣消費稅的活動,以及鼓勵各州領袖出席為活動開幕。

(星洲日報)